“迭戈与弗里达:生平纪实”:镜头中的弗里达夫妇

弗里达·卡罗和迭戈·里维拉是墨西哥艺术史上最出名的夫妇之一。在他们彼此陪伴的将近25年的时光中,两人无数次的分分合合,从私人领域上升到了公共领域。

近日在青岛市美术馆呈现的“迭戈和弗里达:生平纪实”展览,即汇集了知名摄影家镜头里这对夫妇的朋友和同事的影像实证,包括吉列尔莫·卡罗、吉列尔莫·萨莫拉。作品涵盖了弗里达·卡罗和迭戈·里维拉人生中的重要时刻。照片中也记录了弗里达的痛苦和健康恶化、她的政治活动,以及她在1954年7月去世前几天出现的最后的形象。

展出的摄影作品来自迭戈·里维拉和弗里达·卡罗工作室博物馆。迭戈和弗里达于1934年开始在此居住和创作。弗里达在这里完成了让她扬名艺术界的《水之赋予我》等作品,于1941年回到蓝房子居住。而迭戈在这里一直居住到1957年11月24日去世,大部分作品在这里完成。

1907年7月6日,弗里达出生在墨西哥,她是家里的第三个女儿,有四分之一的印第安血统。弗里达的父亲是德国移民,摄影师,母亲是土著居民和西班牙人的混血儿。在弗里达6岁的时候,她得了小儿麻痹症,右腿渐渐萎缩,最终只能跛行,因此弗里达一生都喜欢穿着传统的墨西哥长裙,以便遮住她的跛脚。

1925年9月17日,弗里达遭遇了一次灾难性的车祸,她乘坐的公共汽车撞上一辆有轨电车,电车的金属扶手穿透她的骨盆,造成脊椎、锁骨和尾骨多处粉碎性骨折。弗里达一生有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度过,总共做了32次手术。她需要戴着固定腰椎的支撑板挺起曾经断成三截的脊梁,才能画画。更严重的时候,她只能躺在床上画画,她常自嘲有一个破碎的身体。

1950年,弗里达·卡罗在墨西哥ABC医院的病床上在自己的石膏胸衣上创作

因为18岁遭遇的那次车祸,弗里达的身体并不适合生育孩子,她曾三次流产,最终也没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又因为她很多时间都在医院度过,所以弗里达的很多画作都展示了她的痛苦,以及对生命渴望却又无力的感觉。

弗里达和迭戈的缘分始于1923年。彼时,受教育部委托,墨西哥壁画运动发起人迭戈里维拉来到国立预备学校进行壁画创作,当时弗里达只有十六岁。

年少时期的弗里达·卡罗曾经观摩过迭戈·里维拉绘制壁画,但两人直到1928年摄影师蒂娜·莫多蒂(Tina Modotti)举行的派对上,他们才正式结识。当时,迭戈·里维拉仍然和第二任妻子、墨西哥小说家瓜达卢佩·马林保持着婚姻关系。

1929年,22岁的弗里达·卡洛与43岁的迭戈·里维拉结婚,成为他的第三任妻子。对于这对年龄、身材都相差悬殊的夫妇,弗里达的母亲尤其表示不赞同。她甚至称这对夫妇是“大象和鸽子”。

迭戈·里维拉和弗里达·卡罗的结婚宴会在缇娜·莫多蒂家举行,宴会上他们提供牡蛎汤、炸香蕉配米饭、青红酱墨西哥西蓝花、奶酪肉馅塞辣椒,瓦哈卡黑魔力酱,哈利斯科玉米红汤和布丁。

《弗里达与迭戈在婚礼当日,摄于科约阿坎的雷耶斯工作室》 摄影/厄内斯托·雷耶斯/1929年8月21日/墨西哥城科约阿坎

弗里达·卡洛与迭戈·里维拉悬殊的体型也为大家津津乐道,他们在一起的照片更体现着这种张力。

弗里达获得了迭戈很多的理解和支持,很多关于弗里达的非常精准而富有感情的评论都出自迭戈之口,如:“我想从艺术家的角度去评述她,而不是从丈夫的角度,我钦佩她。她的作品讽刺而柔和,像钢铁一样坚硬,像蝴蝶翅膀一样自由,像微笑一样动人,却也残忍得如同生活的苦难。她是真正的艺术家。”

来到迭戈·里维拉这里,他于1886出生于墨西哥瓜纳华托市。他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卡洛斯·玛丽亚,一岁半时去世,还有一个妹妹,玛丽亚·德·皮拉尔,他的父母是教师。

之后迭戈·里维拉获得了韦拉克鲁斯州州长特奥多罗·A·德赫萨的奖学金,前往欧洲学习现代绘画,1907年至1910年间,他住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画家爱德华多·奇查罗的工作室里。

20世纪初,里维拉受人资助前往欧洲学艺,到马德里和巴黎学习绘画艺术,之后他游学欧洲,受到意大利古代湿壁画启发和高更、塞尚以及立体主义的影响,是立体主义的坚实拥护者。

1922年,里维拉回到了墨西哥,与画家西盖罗斯、奥罗兹柯一起加入了轰轰烈烈的壁画运动中,尤其以描绘墨西哥文化和历史的作品而闻名,影响巨大。他为教育部、国家宫殿以及其他建筑绘制了一系列的壁画。

里维拉创作了大量作品,其代表性作品有《墨西哥的历史》《十字路口的人》《富人的夜晚》等,他也因艺术而名利双收。1931年纽约现代美术馆为他举办了个人回顾展,在他之前只有马蒂斯享有此待遇。

以弗里达·卡洛与迭戈·里维拉的爱情为核心,他们身边也集合了各类文人、政治家和名人,他们的家成为了影响墨西哥社会生活与政治的聚会地。因里维拉受到委托,两人在美国断断续续生活的一段时间让他们对资本主义、进步和革命有了新的认识。

从旧金山回来,他们定居在科约阿坎的蓝房子。在那里他们将接待许多访客,其中包括苏联电影制片人谢尔盖·爱森斯坦和与其同行的摄影师格雷戈里·亚历山德罗夫。 同年,胡安·奥戈尔曼开始建造圣安赫尔的工作室。

动物伴随了迭戈·里维拉和弗里达·卡罗的一生。有些与他们一起载入史册,例如名叫“修罗托先生”的墨西哥无毛犬,它的名字以纪念西班牙殖民前墨西哥的一位神灵。迭戈·里维拉和弗里达·卡罗还饲养了猴子“Caimito del Guayabal”和“Fulang Chang”。

1934年初,他们回到墨西哥后,定居在圣安赫尔的新工作室。在那一年,里维拉在艺术宫获得了一面墙,用于绘制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被毁坏的壁画。他将其命名为 《作为宇宙控制者的人》。弗里达·卡罗开始在位于圣安赫尔的工作室工作,在那里她创造了标志性的作品,例如《水之赋予我》(1938年)和《两个弗里达》(1939年)。

弗里达在生前最后一幅作品《生命万岁》上,用画笔赞美自然万物的色彩,在火红的西瓜上写下“生命万岁”(Viva la vida)这句话,是她生命最后的呼喊,故展览以此为题目之一,让观众能够深刻体会她的艺术创作、情感经历和社交生活,感受到她虽然经历重重苦难,却依然热爱生命和艺术的人生态度。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