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为人先却拒负盛名

时光有意,岁月无情。竟不声不响地把前国防部长张爱萍老将军拉走六个春秋了。在许多人仍处在深深的怀念而难以自抑的时候,又迎来了老将军百岁寿辰。作为有幸在他身边工作十一个寒暑的笔者,抚今忆昔,百感交集。百岁百事,百事百文,百言难尽。而此刻此境,只想把常常萦绕脑际的二三事记述下来,以作对老人家百岁华诞的纪念。

敢为人先,即敢于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鲁迅先生称誉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是敢为人先者。

张爱萍在七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据不完全统计,在建军史上就有56个首任、首创、首举。首任是指此前没有人任过的职务,这当然是组织行为;首创,是指第一个创造,即此前没有的事;首举,即此前没有过的行动。首创和首举,属于个人行为。他的首任、首创、首举,都具有一定的奠基性、开创性和延续性。有的不仅是零的突破,而且是质的延伸,对军队的建设和发展,乃至强国富民,都起到巨大的作用,并继续发挥着威力。

1933年3月,作为少共中央总队部总训练部长的张爱萍,亲自制定并撰写了三个“加紧少年先锋队的教育工作”文件,即政治教育、文化教育、发展赤色体育运动。

1942年2月,已任新四军三师副师长的张爱萍,在军事教育会议上,勇敢地作了一个《认真改变我们军事教育方法》的报告。在这个报告中,他第一次提出军事教育训练一定要注意实际、实用、实效,要坚决摈弃各种各样的和教条主义。

1949年4月,张爱萍被任命为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兼政委,创建了第一支人民海军。在此期间,他实施大规模的招募原海军人员,这是史无前例的;创建了全军第一个海军技术研究、指导机构;亲自主持制定了海军第一个系统、全面的规章制度《水兵手册》;在部队组织进行“雪耻”教育,开展“五热爱”活动,这在全军也都是第一次。

1955年8月,作为副总参谋长的张爱萍建议并组织实施统帅部由八个部合并为三大部,撤销公安军及人民防空军。这是典型的破旧立新攻坚战。谁都知道,这场战役的决策者、指挥者,会承担什么样的不满、埋怨、忌恨甚至风险的,但张爱萍没有想到这些,更不惧怕这些。他只想到军队建设的需要。他也才义无反顾,挺身而出,担负起军队建设第一个改革者的重任。

从1960年10月到1966年5月,任副总参谋长兼国防科委副主任的张爱萍,连续四次担任核试验委员会主任,他亲自组织指挥了1059地地导弹、第一颗、空爆、第三次爆炸试验,均获成功。

1975年3月至1984年4月,经过一场浩劫、五年冤狱磨难,再度出山、重任副总参谋长兼国防科委主任的张爱萍,一开始工作就率队对国防科技工业战线受灾严重的单位进行整顿,并迅速果断地拿出了研制洲际导弹、潜地导弹、通信卫星的计划,当时号称“三抓”战役,又称科研战线大会战。张爱萍亲自组织制定并逐步健全、实施核武器试验中的总设计师制度和总调度指挥制度,至今还在延用。这在国际科技界都是首创。

1982年7月,张爱萍建议并组织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简称“国防科工委”。8月,又组织创建了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这在全军也当然地都是首次。同月,他又提出统帅部应是“三部加一委”。在他提出这一设想后的第16年,1998年5号文件中明确规定:总装备部于4月5日挂牌办公。总装备部是以国防科工委为主组建的,其编制序列为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终于实现了他“统帅部应该是三部加一委”的愿望。

1985年3月,已是副秘书长兼国防部长的张爱萍,严正提出军队不准经商的意见。他在大会上讲、小会上讲,这是商品大潮在军营蔓延中的第一声喝阻。尽管到13年后才被遏制住,但当年的一声喝阻,犹如冬雪中的霹雳,不能不振聋发聩!不能不令人钦佩!不能不让海内外人们赞叹他敢为人先的胆魄!

敢为人先,无疑是敢于负责、勇于创新的表现;在具体工作任务中,是勇创一流、敢争第一、力求最佳之精神的体现,但在功名利禄上,张爱萍却淡漠若尘,退居于后,从不争先,这就是他的拒负盛名。

拒负盛名,即严以律己、处事低调、不愿张扬,在功名利禄上,以无当有,就低不就高,甚至推功揽过,甘做无名,安享平淡。

“勿逐名利自蒙耻,善辨伪真羞奴颜”,是张爱萍的至理名言,更是他的人生总结和真实写照。在张老的革命生涯中,拒绝参加评功评奖及谢辞荣誉的事情难以计数,单就职级升迁上,他就有11次让职和3次辞职的经历。

例如, 1945年10月,华中军区成立,张爱萍被任命为华中军区副司令员兼第9纵队司令员,张震任9纵副司令员,张爱萍向陈毅要求辞去9纵司令员的兼职,推荐张震担任,并获得批准;1953年9月,决定,各军区参谋长提升为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时任华东军区参谋长的张爱萍要求不担任军区副司令员、只担任参谋长职,同时推荐调任华东军区副司令员。批准了张爱萍的建议,同时也任命他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他又直接向主持军委工作的军委副主席彭德怀要求:就低不就高,不担任副司令员职,终被批准。这样,当时全军六大军区,唯有华东军区参谋长不是由副司令员兼职。

1977年8月初的一天,中央、副主席约见张爱萍,让他担任军委秘书长。张爱萍在深感对他信任的同时,也感到突然,还觉得难以胜任,特别是想集中精力把“三抓”任务完成好,就以难以胜任和精力、身体不支为由谢绝了,遂即推荐了罗瑞卿,得到了的同意。

张爱萍先后四次担任核试验委员会主任,都是亲临现场指挥,并均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对洲际导弹、潜地导弹、通信卫星的研制,是他的建议并亲自组织实施。他的呕心沥血、殚精竭虑、身先士卒、舍身忘我,在整个国防科技战线有口皆碑。“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陈能宽、黄纬禄、孙家栋、任新民等都曾由衷称赞:张爱萍对我们国防高科技事业的贡献,是巨大的、卓越的、无与伦比的。没有他的亲自领导和坐镇指挥,我们的“两弹一星”就不会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快的获得成功。可张爱萍不止一次地在各种场合谈道:“我在国防科技战线工作的那段时间,上靠中央,下靠科学家,我只是起个穿连作用、桥梁作用。没有科学家,我一事无成。应该说,我们国防科技战线最卓越、最伟大、贡献也最大的领导是周恩来。他健在的时候,我和科学家们贯彻落实的是他的规划、他的指示。他的许多指示,直到现在乃至今后都起着很好的指导作用。”

敢为人先不易,拒负盛名更难。敢为人先主要是征服客观,拒负盛名是战胜自我;敢为人先,是创造前无古人的业绩,拒负盛名,是克服历经千年遗留下的观念。

张爱萍敢为人先和拒负盛名源于他的心底无私,源于他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源于他的远见卓识。一句话:敢为人先和拒负盛名源于他的舍身忘我!为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勇于舍身忘我的人,才是一位真正的革命家!

张爱萍56个首任、首创、首举,和他的11次让职3次辞职,不是很好的说明吗?这在我军我党的历史上,都是永放光辉的篇章。人民会永远怀念他!历史会永远记住他!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