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罗马帝国灭亡的罪魁祸首?

今天,为大家推荐了一套最适合放在书架上的传世经典——《罗马帝国衰亡史》。

罗马帝国是了解人类文明史的最佳模型,而在所有对于罗马的书写中,《罗马帝国衰亡史》又是其中无法逾越的至高经典。在《罗马帝国衰亡史》这套书中:政治家看到了权力的逻辑,军事家看到了战争的本质,企业家看到了制度的更迭,哲学家看到了思想的演变,文化学者看到了文明的兴衰……

可以说,这套书一次性为你打包人类历史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最高智慧!

罗马帝国是公认的十大帝国之首,它鼎盛时期影响力辐射欧亚非,罗马的鹰旗所向,欧洲小国无不顺服。

罗马国运之绵长,在人类史上也十分少见,光算帝国时期(将东罗马帝国也算上)就超过1300年。

罗马法奠定了现代法律的基础,罗马的元老院制度是西方议会制度的雏形,罗马更是一力推动了基督教成为世界性宗教,对基督教的传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罗马帝国衰亡史》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角度展现了罗马帝国从两安东尼时期到君士坦丁堡陷落近1300年的历史,为我们总结出罗马衰亡最重要的6大原因。

奥古斯都时期,罗马的疆域西到大西洋、北至莱茵河和多瑙河、东以幼发拉底河为界、南抵阿拉伯和阿非利加的沙漠。

奥古斯都看到了扩张带来的危险,于是在死前立下遗嘱,以天然的山河之险为屏障,告诫后世的皇帝,不要再扩张,以稳固罗马的统治。

罗马历史上著名的“五贤帝”之一的图拉真心高气傲,忍不住生出与亚历山大这位传奇帝王争雄的野心。

元老院每天都接到信息说有新的国家和不知名的部落接受图拉真的统治,来自博斯普鲁斯、科尔基斯、伊利比亚、阿尔巴尼亚和奥斯若恩的国王,甚至是帕提亚皇室的成员,都从罗马皇帝的手里接受即位的冠冕;

亚美尼亚、美索不达米亚和亚述这些富饶的地区都被纳入版图,成为帝国的行省。

这看似辉煌的功业却很快随着图拉真的逝世而变得暗淡,两河流域的领土纷纷脱离控制,罗马花费了巨额的军费、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却没有收获足够的回报。

罗马强大时尚且无法保住这些土地,一旦罗马衰弱,蛮族就如饿狼般一扑而上,在罗马的边疆燃起战火,令罗马首尾不能兼顾。

罗马帝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光辉璀璨的国家之一,无数小国将之视为文明的灯塔,引得万邦来朝。

也正是因此,罗马的强大令生活在腹地的民众几乎没有危机感,使得他们可以用尽一切方法享受生活。

西徐亚森林昂贵的皮毛、从波罗的海千里迢迢经多瑙河运来的琥珀、精致的巴比伦地毯,各式各样的货物通过陆路、水运从罗马各个行省运抵意大利。

每年的夏至前后,有120艘商船组成的船队,离开埃及在红海的米奥斯霍米斯海港,借着季风吹送的助力,在大洋之上漂泊40天,来到遥远的东方。

埃及船队的回航时间定在12月或1月,船舱里高价的货品很快装在骆驼背上,从红海运到尼罗河,再顺流而下送到亚历山大里亚,毫不耽搁地快速输入帝国首都。

从东方输入的商品不但精致耀目,且质地轻盈,一磅丝的价值就不低于一磅黄金;

还有各种宝石、珍珠,它们的价钱仅次于钻石;以及各式各样的香料,它们被用在宗教仪式和铺张的葬礼上。

起初这一影响尚不起眼,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其造成的弊端不断增大,最后导致帝国财政渐渐拮据。

禁卫军制度自屋大维始,起因是他有感于恺撒被暗杀而创建的一支只听命于元首的保卫力量。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禁卫军逐渐形成尾大不掉之势,皇帝继位后往往要支付巨额金钱以收买禁卫军。

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就生动地记录了一幕禁卫军杀死皇帝的场景,那是著名的昏君康茂德死后不久,禁卫军杀死了贤明之君佩尔蒂纳克斯。

192年3月28日,康茂德死后86天,军营爆发动乱,军官既没有能力也不愿出面压制。有两三百名士兵在中午出发,手里握着武器,满面怒容冲向皇宫。大门被卫兵和前朝的家奴打开,这些人早就密谋要害死德行高尚的皇帝。

佩尔蒂纳克斯听到士兵接近的消息,既不逃走也不躲藏,反而接见这群凶手,义正辞严地告诉他们,他自己身为皇帝完全清白无罪,提醒他们之前立下的神圣誓言。这群士兵哑口无言站着发呆,惭愧于自己恶毒的阴谋,敬畏皇帝庄严的神色和坚定的态度。

最后,因为赦罪无望又激起他们的怒火,有个通格里斯蛮族士兵首先动手,举剑刺向佩尔蒂纳克斯。皇帝被乱剑杀死,头颅被砍下,插在矛尖上,在人民哀怨和痛恨的目光下,被凶手们以胜利的姿态带回禁卫军营区。

据吉本统计,公元238年数月之间,帝位在屠戮中竟六易其手,6名皇帝先后被杀;在皇帝伽利埃努斯活跃于政坛的15年中,共有19人登上大位,全是行伍出身,竟无一人得善终。

另据统计,在皇帝伽利埃努斯一生即218年至268年这50年中,共有50名僭位者获得头衔,平均每年产生一个新“皇帝”;在公元3世纪,27名获元老院正式任命的皇帝中,除1人外,其余26人统统被杀。

在罗马,基督教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当作异端,受到迫害,直到《米兰敕令》颁布后才成为合法宗教。

可讽刺的是,基督教成为国教后,在统治者的主持下,却反而开始排斥异端以及信仰异端的民众。

公元四世纪,狂热的基督徒在罗马各城市里不断地制造骚乱,摧毁异教的古老神庙,清除所有偶像和异教徒,禁止异教的祭祀和仪式。

从325年的尼西亚公会议开始,正统的三位一体教义与不承认三位一体的阿里乌斯派之间的争论一直持续。

君士坦丁死后,在亚历山大和君士坦丁堡等城市,两派之间的暴力冲突持续了长达一年时间,双方共有3000多基督徒丧生。

此后,阿里乌斯派、聂斯托利派、一性论派、马西昂派、诺斯替派,各个异端教派与正统教派之间爆发了长达数百年的斗争。

这是一场波及帝国所有人的大动乱,一度造成帝国内部的极大动荡,甚至曾经发生过“道纳杜斯派”教士鼓动阿非利加脱离罗马的事件。

罗马人的军队曾经纵横欧亚非,无人能敌,然而罗马人的后代逐渐腐朽,他们崇尚华丽的丝绸,而对穿着盔甲、挥舞沉重的兵刃兴趣缺缺。

为了保卫帝国,统治者不得不将大量蛮族吸收入帝国军队,为之后蛮族背叛,侵略帝国埋下伏笔。

有位希腊哲学家辛尼西乌斯在狄奥多西逝世后访问君士坦丁堡,就罗马帝国的状况,发表了极为高明的见解。

他为罗马军队致命的恶习感到惋惜,尤其认为先帝(狄奥多西)把宽容的作风引进兵役制是极为不智的做法。

保卫国家是每个人不可逃避的义务,现在公民以及臣民可以花钱买到免服兵役的许可,靠蛮族佣兵的武力来维护国家安全。

西徐亚人、亡命之徒都被允许加入军队,玷污帝国最光荣的职位。这些残忍凶恶的青年无视法律的规范,根本不愿学得一技之长,急着想要发财致富,把人民当成轻视和仇恨的对象。

哥特人的权力就像坦塔罗斯的巨石,永远悬挂在头顶上方,对和平与安全造成威胁。

他的这番言语仿佛预言一般精准,之后,没过多久,罗马人就尝到了哥特人带给他们的苦果。

在公元3世纪,罗马帝国曾经遭遇过一场危机,日耳曼人对帝国边疆发动了冲击,帝国一度面临被蛮族攻陷的态势

在公元401 年11 月,罗马帝国遭遇了新的危机:东方日耳曼人中的一支大军——西哥特人乘西罗马帝国内部空虚,突然越过阿尔卑斯山进入意大利。

在恐怖阴影的笼罩下,城市的街道堆满无人掩埋的尸体。市民的绝望有时会转变成愤恨,蛮族只要遭到反抗就会激起暴虐的震怒,老弱妇孺和伤残病患都遭到不分青红皂白的屠杀。

罗马帝国就走向了灭亡,昔日罗马的疆土成了蛮族的牧场,西欧诸国的雏形在罗马曾经的土地上开始形成。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