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汉幼师黄老师和淄博烧烤看民众对正能量的要求其实并不高

最近武汉幼师黄晓敏比较火,其形象其实并不算太好,至少比同样来自武汉的刘天仙要差不少;其表演其实也并不十分出色,甚至我见过比她更出色的幼师也不在少数。在后续直播中的表演就更没有多出彩了,只能说将就能看。

那么为何黄老师的表演突然就火了?我个人认为,如果这不是某些MCN公司操作出来的事件的话,这个视频的红火体现出来的是真实,听着就让人感到舒服,我自己似乎都回到了童年一样。

用那些“正能量”媒体的套话说,黄老师的视频听着就很治愈。是的,大家对“治愈”的要求其实并不需要上升到麦浪、丰收和五谷丰登这样高的高度,只需要听着耳朵舒服就行了。至于说有什么教育意义,管它的呢?受了近20年教育,不还是要去送外卖吗?在休息的时候,教育的事先放一放,难道不行吗?

有人说,歌词中“挖呀挖呀挖”正体现了这一代年轻人,总在“挖呀挖呀挖”,好像啥也没挖着一样,引起了大家的共情。我个人倒没有这样的体会,但仔细想想好像是有些道理。是的,直白甚至牵强的表达往往不见得就能引起共鸣,复杂的内容往往就含在朴实的语言中,等待识货的朋友们去发现。

同样是在这个五一前后,淄博烧烤和相关的一系列引申事件,也引起了全网的一片表扬声,当然也有一些景点用高墙挡住视线的神操作为其反向助力。我个人觉得,淄博各种夸张甚至反常的操作,部分内容不见得就真实,少不了一些人的加油添醋,甚至是无中生有。

但是,这体现出了一种共识,那就是民众对城市管理的要求,其实并没有某些方面要求的那么高,或者说关注点并不一样。只需要遇到问题能及时妥善地解决,管理的措施要真实服务于游客和市民,而不是检查组。

虽然这两个看似不相关的事件,可能很快就会被大家所遗忘。但这两个事件却反映出来了新一代公民独立人格的逐步成形,甚至可能是标志性的影响事件。

我当然不是故意夸大这类事件的影响,不信就听我叨叨两句。作为70后的我们这一代人,童年是在物资紧缺中长大的,我们的父辈更是如此,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主要就是物质的,更大的城市广场,更漂亮的公园,更美的夜景等等。

我们认为这些了不起的原因是,我们以前没有,甚至都不敢想象,现在我们当然认为这类物质的东西是最重要的。对于其他方面的追求,我们在传统与现代中摇摆,对不同的人要给出不同的答案,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对于90末和00年代成长起来的一代,大多数出生就有了这些物质条件,他们并不认为这些东西了不起,他们在寻找他们认为了不起的东西。这些东西是什么呢?可能就是我们以前认为不重要,或者被我们在奔跑中所抛弃了的东西,那就是真实的生活气息,真实的人性表达。

显然,那些花重金打造的播音室和播音腔给不了他们这些,正好这两天也有这样的事件,那就是成都电视台的知名美女主持人,含泪告别了这个有编制的铁饭碗,选择了离开。然而,在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等方面,和这些年轻人差不多的黄老师,可能正好满足了他们这方面的要求。是的,他们喜欢的对象是自己认为的代表人物,而不是别人给指定的。

马克特·布特在其《战争改变历史》一书中指出,我们不应该夸大信息革命的影响,几乎可以肯定,信息技术对普通人生活的改变并不像电的发明,甚至是下水道的发明那样巨大。(如果让你选择,你会放弃自己的因特网连接,还是厕所、手机和电冰箱呢?)而且它也没有达成最初所吹嘘的那样,特别是在计算机对社会的影响上。

在信息革命下,人们不再会只从少数主流媒体中获取新闻,你能随时从因特网和卫星电视上知道自己想要得知的一切(你只需要小心一些,不要完全相信这些内容)。ABCNEWS董事长大卫·威斯汀说“我们从媒体寡头垄断进入了媒体自由。”

同样还有金融上的自由,投资者无需再单单依靠从他们的股票经纪人、《华尔街日报》或《金融时报》前一天的股价行情中获取的信息,现在他们可以在网上交易,实时获取曾被一小撮大型金融机构垄断的信息。

同样,这些金融机构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任ZF摆布,它们搜集信息和转移资金能力的提高(每天全球货币市场的成交额约为 1.5万亿美元)使金融家能够对采取不利于他们的行动的政府施加无情的报复,就像1997~1998年东南亚金融风暴那样。

沃尔特·威尔斯顿称19世纪的金本位已经被“信息本位”取代:“全球电子市场造就了巨大的民意机器,它反映着世界对于某一ZF的外交、财政和货币政策的看法。这些意见会迅速地反映在该国货币的市场价格上。”他补充道,ZZ家是无法“不受信息本位制约的”,否则至少会受到极端贫穷的惩罚。因此,全球各国都屈从于市场无情推行的经济自由化。

并不只有金融家在利用技术削弱国家权威而增强自身力量,色情业、赌博业、洗钱者和所有各种非ZF组织,从反全球化激进分子、人权组织到恐怖团伙,都在这么干。正如工业技术成为集权化的有力工具一样,信息技术业已被证明是同样有力的反集权化工具。信息在瞬间传遍全球,模糊了传统的企业与国家之间的界限。

在这一本2011年出版的书中,作者就对现在的情况进行了预判。不管用什么手段阻拦,社会发展的趋势终归无法阻挡。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