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大国峰会(六)

英国驻埃及大使将首相欲来走访的消息及时通报给中国客人。委员长本拟和罗斯福先会面的,不料想见的没来,不想见的丘吉尔倒先过来了。经过一番思量之后,蒋介石决定主动去拜访丘吉尔。在米纳饭店十八号别墅,两人进行了半小时谈话。丘吉尔说自己之所以能乘军舰到亚历山大港然后飞来开罗,完全是盟军掌握了地中海制海权之故,这在几个月前是不可想象的。简单寒暄说了一些诸如“久仰久仰”之类的话后,丘吉尔提到了一个敏感问题,中国是否希望苏联加入对日作战?蒋介石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希望,越快越好。

对这次会面,两人在回忆录中都有详细的描述。蒋介石在日记中如此写道:“丘指示各战区作战之现状,其实,此等语皆余所熟闻者,而彼仍津津乐道。丘氏为英国式政治家,实不为盎格鲁撒克逊之典型人物。虽然思想与精神气魄不能与罗斯福同日而语,但其深谋远虑,老成持重,在现有政治家中实属罕见。”

丘吉尔认为蒋介石“沉着、谨严而有所作为的性格”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但他并不认同罗斯福将其视为亚洲新龙头的说法,认为这过高估计了蒋的力量以及中国在未来世界上的贡献。“毫无疑问,他是一个坚定捍卫中国、反抗日本侵略的人,同时他又强烈反对。美国各界人士公认在这次战争获胜以后,他将成为世界上第四个大国的首脑。后来,许多持有这些观点和估价的人们都抛弃了原有的看法。后来他在自己的国家被击败,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不过丘吉尔对宋美龄评价极高,“她是一个非常出色而又富于魅力的人物”。几个月前,两人在美国曾发生过不愉快,彼此拒绝去会见对方。丘吉尔告诉蒋夫人,“当我们同时都在美国时,竟未能找到一个会面的机会,这曾使我感到多么遗憾”。蒋夫人对丘吉尔不甚感冒,说这位英国首相“嗜烟如命,一根接一根抽着雪茄,噼啪作响”。丘吉尔的保镖暗笑领导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目疾未愈的宋美龄同样是抱病参会,随后丘吉尔特意派自己的私人医生莫兰爵士为蒋夫人检查身体。莫兰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她已不再年轻,但有一种高贵的气质,也有一些憔悴的魅力。”

行程最跌宕起伏的当属最早出发的罗斯福了。11月11日22时许,罗斯福率“影子总统”霍普金斯,总统特别军事顾问、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莱希上将等80多名随员,登上停泊在弗吉尼亚海湾的一艘游艇顺波托马克河而下。次日上午9时16分,游艇将众人送上了早已等候于切克湾的新式战列舰“衣阿华”号——这艘新舰1942年8月27日下水,1943年2月22日刚刚服役,其威武雄姿与此时美国的新贵身份颇为相似。

对这艘排水量45000吨的战列舰而言,靠近波托马克河入海口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据舰上的水兵西姆斯回忆说,“大家都不知道到这里来干什么,那阵子舰上有许多不寻常的事情,有人竟然在舰上安装了一个浴盆,这可是件从未有过的新鲜事。”就在水兵们满腹狐疑之时,从游艇上登舰的总统及众随从让大家茅塞顿开,“大家一下子明白浴盆是为谁准备的了。”随后马歇尔、金、阿诺德等170余名随员前来汇合,同时从欧洲、北非分头赴会的还有300多人。登舰后的罗斯福特意将行程电告蒋介石,并“遥祝蒋夫人玉体安康”。

“衣阿华”号在2艘护航航母、3艘驱逐舰的护卫下驶入浩瀚的大西洋,向着非洲海岸破浪前进。虽然之前兴风作浪的德国潜艇已经得到有效压制,但船上拉的这些人实在太重要了,谁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即便以最高航速行驶,本次航行也要持续整整八天。护送如此多重要人物,水兵们未免有些紧张,天知道是否会发生意外。

11月14日,当舰队行驶至百慕大以东海面时,可能想给领导们枯燥的航程解解闷儿,“衣阿华”号舰长约翰•麦克雷上校突然心血来潮,决定向总统展示一下新型战列舰出色的对空打击能力。一大批气球被放飞空中,战列舰众多防空炮火轰然打响,在总统和一大批军政要人的阵阵喝彩声中,气球纷纷破裂冉冉落下,那景象实在精彩极了。

好像故意和麦克雷作对,几只未被击落的气球忽悠悠飘入10公里外护航驱逐舰“威廉•波特”号的对空射程之内。作为一艘刚刚服役4个月的新舰,“威廉•波特”号上大都是些初出茅庐的新兵蛋子,125名官兵中121人是初次出海。这艘舰出行途中事故连连。出航之前,该舰锚链被邻近的友舰挂掉,接着航行中一颗深水炸弹坠海爆炸,着实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随后驱逐舰因轮机故障失去动力掉队,在拼命赶上大队伍时一名水兵又意外坠海失踪。“威廉•波特”号的古怪行为让“衣阿华”号上的金在总统和一众要员面前丢尽了脸,他命令年轻的舰长注意此次任务对其职业生涯的重要性。看看身边的这些年轻人,尴尬的威尔弗莱德•沃尔特少校能说什么呢?只能表示努力表现,决不让领导再难堪。

现在对沃尔特和他的弟兄们来说,将剩余气球击落不啻为打翻身仗的绝佳机会。少校麻利地命令以全部防空火力对气球开火。这时他又多了句嘴,下令向大型舰艇实施鱼雷攻击演习。因为只是训练,不需将鱼雷射出去。劳顿•道森和托尼•法齐奥就把距离最近、块头最大的“衣阿华”号作为模拟射击目标。诡异的一幕随之出现,一条鱼雷一头扎进白浪翻滚的海面,在舰桥诸般人等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头也不回冲着“衣阿华”号疾驰而去。根据测算,2分钟后它将准确命中总统乘坐的战列舰,如果那艘舰不及时规避的话。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