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达:大航海时代的遗孤与引领时代走向的小城

迄今为止,直布罗陀海峡都是世界级的黄金水道。然而,世人眼里往往只有英国控制下的直布罗陀岛,而容易忽略对岸的港口城市–休达。但正是这座今天看似毫不起眼的小城,促成了大航海时代的风云际会。

今天的休达,依然是只有18.5平方公里的小城。连同其中居住的80000人口,都显得无无足轻重。但早在葡萄牙征服者抵达之前,休达就是西北非地区的重要商港。其最早的建城记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世纪的古典时代。杨帆远航的迦太基人,在这个扼守地中海出海口的要地设城定居。连希腊传说中的 “赫拉克利斯之柱”,也可能就设立在城郊的蒙特哈乔山。

然而,随着迦太基势力衰微与罗马人的占领开始,休达就不再连接欧洲与北非贸易的重要据点。在罗马人看来,这里只是镇守地中海出海口的军事要塞,其贸易作用基本被更东方的城市所取代。因此,在帝国晚期的蛮族入侵中,休达几乎毫无抵抗的被汪达尔人所占领。但他们同意志在突尼斯地区,并没有将城市放在眼里。这个趋势到拜占庭军队重返摩洛哥时,也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

公元710年,远征北非的大军占领休达,重新将其作为进攻伊比利亚半岛的前进基地。随后的几百年里,有众多商人、学者和士兵从这里出发,去往北方的安达卢西亚定居。休达本身也重新繁荣起来,成为西部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在基督教势力逐步反攻地中海各岛屿后,休达几乎就成为他们增援西班牙的唯一口岸。加上北非沿海的商船线世纪达到新的高峰。也正因如此,北非的葡萄牙人视其为去往东方贸易的突破口,不惜以举国之力进行征服。

1415年,葡萄牙国王若昂一世决定对休达用兵。通过征集船队与国内的再征服战士,他们仅用1天时间就冲破城墙,并在巷战中击败了摩尔守军。著名的航海家王子亨利,也参与了此次远征。但他很快意识到,仅仅1座海港城市,并不能扭转本国在东方贸易中的颓势。

葡萄牙人会选择休达,是因为有大量来自东方和南方的商团进入城市。他们一头接着撒哈拉以南的金矿和盐矿,另一头则与埃及和圣地有着广泛联系。同时,城内的海港也是海盗的常驻基地。但这些力量还不足以保卫城市,尤其是面对有长期战争锤炼的葡萄牙军队。作为反制措施,商人们不仅被迫离开城市,还主动调整了贸易线路。商船会绕过休达,抵达更西部的丹吉尔港。沙漠驼队则会从内陆绕道,很轻松的就能远离休达。至于攻击性最强的海盗,则可以定期发动反扑,并在对岸的直布罗陀岛上歇脚。

因此,葡萄牙人不仅没能触及国际商业利益,反而需要为保住前沿阵地而额外消耗军费。他们在城内驻扎雇佣兵和骑士,并让他们定期巡逻周遭区域,拦截任何不够小心的摩尔商团。海军也在港口部署了小型桨帆船舰队。他们在打击海盗之余,还要拦截企图闯关的商船,并定期袭击其他北非沿海城市。这些活动看似收益不大,却让葡萄牙人训练了自己的殖民地运营经验。他们后来在东非、阿拉伯半岛、波斯湾、印度次大陆和远东,无不遵照类似模式行事。

此外,休达毕竟是西北非地区的优良港口,足以成为支撑扩张的最佳基地。葡萄牙人很快从这里出兵,沿着大西洋海岸攻略摩洛哥地区,一口气吞并了数个类似港口。

亨利王子以骑士团首领的身份,长期镇守休达,并策划和指导了数次围攻作战。巨大的战争消耗,让他明白这样的战略不是长久之计。因此才萌生了发展航海事业的想法,并返回本土建立相关学校。而那些走出学院的毕业生们,也会以休达为探险的首站,再顺着非洲海岸缓缓南下。

然而,正所谓物极必反。当葡萄牙人逐渐在远方的海岸站稳脚跟,仅在眼前的休达却依然没有什么起色。由于摩尔人始终控制内陆,让殖民者仅能狭小的城市地带立足。这种窘境,最终促使年轻的国王塞巴斯蒂安下令远征。在1578年的三万之战中,葡萄牙军队从休达登陆北非,并被对手逐步吸引到干旱内陆。由于缺乏补给和长距离行军,整支军队都士气低落,最后在决战中全军覆没。

由于国王塞巴斯蒂安在战死时没有留下子嗣,葡萄牙王国的继承权也最终落入西班牙人之手。此后的几十年里,西葡两国共侍同一君主,直到三十年战争末期才分道扬镳。但根据协议,休达还是被永远留在了西班牙一边。虽然城市的旗帜上依然有明显的葡萄牙痕迹,但此后再也没有与里斯本方面有过密切联系。

在西班牙人接手后,休达实际上也开始趋于衰败。首先是由于地中海的重要性下降,让港口的门户意义不再显著。同时,基督教世界的光复运动结束,也让直布罗陀成为更好的选择。因此,一直到19世纪后期的殖民主义征服狂潮开启,摩洛哥才再次回到人们的视野。到20世纪早期,西班牙军队还在当地与摩洛哥土著民兵交战。那些在前线锤炼出来的边境部队,后来又反攻本土,成为弗朗哥将军政权的中流砥柱。

今天的休达,已经在1995年获得了自治市地位。古老战争的鼓角争鸣和刀剑铿锵,已随着岁月流逝而退去。长期严格控制宗教传播的西班牙当局,也从2010年开始举办传统节日–宰牲节。

城市本身也成为欧洲人饱览北非风情的便捷去处,用各个时代遗留的防御工事和堡垒招揽游客。时光仿佛在那里完全静止,以一种独特的风貌呈现在世人面前。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