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莫奈:不只是印象派大师也是现代派先驱

莫奈重建眼前风景的方式,他晚期的创作对美国20 世纪的抽象主义运动有着深远影响,通过观察莫奈的整个艺术生涯,人们可以看到他风格上的转变,从而理解他不仅仅是一个印象派画家,而且是现代主义的先驱之一。

对国内观众而言,3 月8 日将于K11 开幕的“印象派大师莫奈特展”会是一次全方位了解莫奈的绝佳机会。

对于还没有机会出国看画展的观众来说,3 月8 日将于K11 开幕的“印象派大师莫奈特展”会是一次全方位了解莫奈的绝佳机会。55 件展品全部由巴黎马摩丹-莫术馆提供,涵盖他一生各个时期的创作及私人收藏。

吉维尼位于巴黎西面的塞纳河谷,这里正好是爱普特河(Epte)流入塞纳河之前的分叉处,漫山遍野的草地上开满了花朵,周围环绕着白杨树林。1883 年莫奈搬来这里时,吉维尼因为密布农田和葡萄园而显得绿意盎然。而莫奈更为这里增添了一份诗意,不仅留下了一座精美的“莫奈花园”,更在他一生中最好的一批作品中描绘了吉维尼的花草、树林、水池和小桥。

最初,生活拮据的莫奈只是向当地地主租了一块面积96 公顷的土地,把谷仓改成工作室。直到1890 年,因作品价格大涨,他才得以真正在此“买房置业”。著名的花园就在莫奈的二层小楼和下方的道路之间,这里本来是果园和菜园,但因为莫奈经常在这里画那些下雨时摘来的花,就慢慢对它进行了改造。

他开了一条水渠,将爱普特河水引进花园里自己挖的水池。1901 年,他又在水池南面买了一块地,将水池扩大,种上了睡莲。他甚至亲手对爱普特河的一小段支流进行了改造,并在园中建起一座“日本桥”,漆上鲜艳的绿色,后来又用缠绕的紫藤覆盖整座桥。他还在通往水池的路上种了竹林。

在苗圃(温室)种上大约300 盆罂粟、60 盆香豌豆、约60 盆白色龙牙草,30 盆黄色龙牙草,蓝鼠尾草、蓝睡莲,以及天竺牡丹、花菖蒲。在15 日到20 日之间种下天竺牡丹,在我回去之前,将它们带着新芽移植到户外,不要忘了水仙的球茎。日本牡丹到达之后,如果天气允许,马上种上。首先要小心不让叶芽受冻,也不要让太阳直晒。接下来要开始修剪了:玫瑰树枝不要太长,除了那些多刺的品种。在3 月的时候撒上草籽,将旱金莲花移到户外,要密切注视温室里的大岩桐、兰花等,以及支架下的植物。定期修剪狭长花坛;当皮卡德(Picard)完成该做的事,就要给铁线莲和藤本月季拉上铁丝网。如果天气不好,就做一些草席,但是要比之前的轻。在鸡棚附近的池塘边种上一些从玫瑰树上剪下的枝条。不要耽搁给长条木板涂柏油的活,而且要马上种上大量的阔花向日葵。如果有些东西缺少,比如粪便、花盆等,尽可能在星期五问夫人要,以便星期六能拿到。在3 月的时候,移动一下菊花,因为它的叶芽在潮湿的环境下不会张开,不要忘了把硫磺床单放回温室的框架上。(《莫奈艺术书简》P245,金城出版社2012 年1 月版)

就这样,花园像是莫奈另一个处于不断变动、不断润色中的作品,直到生命终结,也始终谈不上“完成”。

相比那些较常见的、总体上色彩明媚的印象派标志性风景画,即将到来的莫奈第一次中国个展的最大亮点,正是画家在生命的最后12 年(1914-1926 年)里所呈现的吉维尼花园。在以往的印象派群展中,很难见到这样的作品:尺幅巨大但取景很小,视角独特、用色浓重,貌似静止的画面之下动势汹涌,线条自由奔放充满张力,几乎走到了他早期作品的反面。

这一时期的莫奈虽然摆脱了经济上的困窘,更大的噩运却接踵而至。1911 年,他的第二任妻子爱丽丝去世;1912 年,他的右眼因白内障而失明,左眼的情况也不乐观,却不敢接受手术;1914 年,长子让莫奈英年早逝。变故使他生活在压抑与恐惧之中,同时仿佛又赋予他更直接、准确地捕捉瞬间的能力。站在这些常常有一面墙高的原作前,笔触中所凝聚的生命暗流强大得令人窒息,一时间竟会有寸步难移之感。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